Mercurius

我永恒的灵魂,注视着你的心。

【Barrison】The Star 【06】

确实,这一切本不该开始。


Barry 拽着Thawne的衣领把他推到墙上,金红色的电花在他们之间激荡开,晃动的虚影是追逐也是相拥,他们半秒钟之前还接了一次吻,以一种原始的方式将唇齿贴在一起掠取对方的呼吸,或者说年轻Flash单方面的,企图让这所有亲密接触变为一种复仇,他有些绝望,因为当两人呼吸搅在一起时,飞快的心跳暴露了他内心深处的渴求,罪恶,耻辱,并且期盼。


结束它,一个声音在Barry的心中反复说到,还来得及,推开他,Barry,你不该做这些。


可他想这么做,那个有着年长外貌的男人压近身体,他们相继贴靠上环形的操作台,桌上堆叠的稿纸与文件在混乱中被推开,写满夸克定律与分子演算的纸张飘撒开,铺上铅灰色的砖地。一种强烈的吸引力牵引着Barry向自己的死敌靠近,他攥紧拳头期望在人身上造成一些伤痕,那攻击落在了该落之处,手指却随后松懈下来,滑过Thawne最常穿的那件西装外套。


回击来的很快,Barry的胳膊被扭压上后背,酸痛的骨头没有遭到更大的施力,那人只是将他制服,让这个年轻的城市英雄呈现出毫无还手之力的模样,让他呼吸急促,脸颊泛红,带着一种被折辱般的恼怒,“Barry。”他万分珍惜的念出这个名字,仿佛下一秒钟对方就会化作一道闪电从自己怀中逃开:“还没到放弃的时候呢。”


他们到底在Cisco进屋撞破一切之前拉开了距离,就像曾经很多次那样,捡起摔落的物件,复原搅乱的工作,交换的眼神中却少了那时毫不小心的得意。


“你是最没有权利干涉我生活的人,Thawne. ”Barry看起来生气极了,他在开口时挺着肩膀,像是一时未能忍住,又要冲那位黑发长者撞去,Cisco急忙挡在两人之间,他面向自己的好友安抚他冷静下来,夹克上滚着的水渍证实地底实验室之上依然是那副鬼天气:“好啦哥们,”他支支吾吾的说,声音小的像是在自言自语:“要是可以,我根本不想阻拦你杀了他。”


Barry越过技术宅的肩头看到Thawne无动于衷的表情,或者有那么一瞬间,自己方才吻过的嘴角甚至抿起了一丝笑意:“除了我,没人能真正帮到你。”


“嘿!哈罗?我还在这儿呢!”Cisco转过身,恼火的朝Thawne嚷嚷,他习惯性的提高音量,仿佛这样就能对那些糟糕的恩怨做出表态,Barry从好友仰着脸的表情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一时间颓然下来,栽坐进操作台边上的转椅里。


“所以他又干了什么混账事?”Cisco在Thawne走进隔间之后开口,他贴心的倒了杯水,Barry把那杯苏打水灌进口中时,冰凉的洗刷感几乎让他喉头发颤,干涉联盟情报网,阻碍对外联络,打乱训练计划,之类之类的事情他可以数落出一大堆,但归根到底,其实是Barry自己的问题。手指上的闪电戒指沿着环保纸杯磨蹭出声,Cisco关切的目光让他一阵心虚,直到正义联盟的频道呼叫响起。


呜呜作响的警笛让Barry如得大赦,可真当他重新返回地面上时,才发现天气当真闷的可以。讯息侦测出的天启星入侵不早不晚,显然是知晓地球守护者间的紧张形势,当抵御战役的所有定位目标呈现在正义大厅的投映上时,哥谭秘密基地里的人们也在这一突发事件担忧不已。


Batman送离所有人之后独自在蝙蝠洞的操作台前坐了一会儿,他并未呈现出等待的姿态,但当荧幕上闪现出一条加密的通话请求时,还未带上手套的指尖便恰时点击上了接通按钮。


“你决定了吗?”


“是时候了。”

 


当正义联盟抵达孟买时,晨光刚刚将这座城市微凉的夜色蒸开,那些几乎为不可查的细雾折映出多彩的柔光,架过印度门上空的彩虹被第一枚火球穿透,类魔【注21】大军穿过音爆通道涌入城市的街巷,狂怒的吼声比风声更先一步灌入耳中,Barry早已与地底实验室的通讯信号彻底关闭,他知道Cisco已经通过Golden Glider联系到无赖帮,替他解决中城的危机,那个基地中唯一能传来的声音只会属于他此刻不想考虑的人。


Diana部署亚马逊人战斗的命令从墨尔本频道传来,各处的厮杀在几乎同一时刻开始,Flash开始奔跑,他将那些仅有入侵意识的毁灭者推出他们来不及清空的场地,他不负责杀戮,一如既往的,Barry以他能达到的最快速度搜寻每一间屋舍,当他抱着一个黑发的小女孩跑过Arrow身边时,甚至有空从Speedy的箭下捡回女孩的玩具熊:“Hi Thea!新发型不错。”这些英雄行径显然让Barry心情不错,他感觉一切又回到正轨,几小时前那个如同溺水的求救式的吻,差一点点就被抛之脑后了。


这场战争事关整个星球,就如同正义联盟以前的行动一样,自行发起的护卫行动抵抗着一致的敌人,它们有繁多的数量和不弱的攻击力,如同不知疲累的冲击仿佛永无止境,在倦意逐渐袭上多数人面容时,Barry突然感觉有些...饿。


是了,他在战斗前夕和自己的老敌手闹了情绪和变扭,为了避免更多言不由衷的圆场,Flash离开中城时跑的飞快,甚至没来得及那几条Cisco特质的改良能量棒,他还是没有多少出远门该有的习惯,尽管在这一年内Barry不时要往返正义联盟拟建上太空的基地,但他依然保持了那个中城小子的恋家,曾经他被父母的事情锁在原地,现在又被改变他所有命运的仇敌留住了心。


Barry Allen从来都不是个胆小鬼,但他勇于承担,也乐于奉献,以至于自小到大,前行的绝大部的动力都来源于他人,没法否定,自从Thawne回归于他的生活之后,难题迎刃而解,麻烦不值一提。曾经的日子里,向来温和懂事的男孩会冲他的导师耍横,而转至当下,如同本能般的亏欠感看起来既讽刺又应景。闪电徽章下方的神速力压缩矩阵将一股崭新的动能推入Barry周身,他飞奔的动态轻快了不少,急救下一个限于塌方和类魔之间的亚特兰蒂斯战士,哪怕不是人类体格,持续时间如此之长的高强度战斗,到底让不少人支撑不住了,Flash显然不是第一个发现这些的人,Superman早已在奋力的救援中产生疑惑,他将一个敌人摔过肩头,举高拳头砸开缠上自己的锐爪,他怒吼出声,冲破浪潮般铺盖上来的异星袭击。黯红色的靴子踏上战败者身躯堆叠出的高丘,眼光直映下来,太阳赋予的能量让氪星人不知疲累,却有一瞬间的恍惚。他看见自己的同伴们开始松懈,开始受伤,甚至面临生命的威胁,Superman没法在此刻抵达世界的所有角落,却有能力去关注一切。


他不愿意死亡重演,他不能接受。


于此同时,Flash刚在战场西侧徒手扛过三只类魔的猛扑,他动作飞快,加速颤抖的拳头随着跃起挨个砸向它们的头颅,让袭击者失去行动能力,一团火红的影子像光焰般在灰蒙蒙的战场间奔走,力图尽上每一份力。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Clark, ”Barry冲耳麦喊道。


回应他的声音没有周遭杂乱的噪声,坚定又遥远,仿佛来自星空之外:“我知道。”


突然之间,一切都停止了,所有类魔嘶叫着,哀鸣着,奋力攀爬向母盒所在之处,透过耳机Barry能听见另外几片大洲上也发生着一样的状况,与它们战斗守护者们几乎被这一幕惊呆了,但骚乱并未持续下去,因为在两次呼吸的时间之后,一切都结束了。


外来生物异色的身躯向后爆裂开来,化作灰烬与尘埃,混杂着先前留下的血迹,积蓄出一片片肮脏的泥泞,仅仅数个小时之后,这座城市便与他们到来时呈现出一番全然不同的模样,尽管在相较之下伤亡鲜少,但视线所过处尽是难以修复的损毁。


“你要因为我保护了地球,而我争吵吗?”Superman亮色调的制服在与荒原狼的战斗中撕开了数条口子,四溅的血液来自外星入侵者,给披风蒙上一抹真正意义的猩红,污浊很快褪去,当他落在友人面前时,钢铁之躯依然宛若天神。


“不,Superman. ”Barry听见Batman的呼吸声变的低沉了,他跃下残破的公寓楼顶,扬臂将射索收回,一些轻微的倒塌声陷入厚重的血污:“我不赞同的,只是你的手段。”


数天前Clark和Barry下了会棋,他需要一个对手,只有Flash能够跟上氪星人的思考速度,也是后来,Barry才意识到自己的不小心,显然“Dr.Well”高人一等的智识从来都算不上正常,而他的棋艺早经磨炼,思考与谈话同时进行,胜率依然足够与Superman五五相开。那时这位革新的领导者,做了一番设想,一系列禁令在棋子飞快的来去间被罗列出来,末了,他谈及Nightwing,无不内疚的揣测起Batman的近况:“他不应当经历这些的,没人该受这种罪,如果可以,我真希望现在能陪在他身边。”


那时的话语可能已在Superman心里埋下一片不忍,一些安慰的话语和问候至少不会将矛盾,然而到最后,Kal-El都没有和自己的最佳搭档说出半句关照,他昂然而立,没有丝毫退让的打算,雄心和野心一起被掌控的欲望侵染:“睁开眼睛看看!Batman!”他的拳头在身侧攥紧,结实的手臂足够支撑住坠落的飞机,也可以在眨眼间结束一条普通性命:“我救了所有人!结束了这场战!”热视线高强度的能量让那双蓝眼睛自深处隐现红光,Barry就在他身边,将这一切看的一清二楚:“你无权指责我。”他听见向来温和的氪星友人几乎怒吼的声音响起。


回应他的是数秒默然,和一道直射过来的、毫无畏惧的目光:“事实上,我可以,而且我会这么做。”


Batman低哑的嗓音透过他与夜色一致的面罩传出,深黯的蓝眼珠在瞬间有一个短促的偏离。电光闪过Flash周身,当他余光扫向飞射过来的箭矢时,阻拦已经来不及了,年轻的急速者几乎想都没想,直接用肉身挡了上去。旋转的尖端向下蔓延出一片雕文,流于刻痕的蓝光在刺穿Barry的瞬间绽放开来,轰击力堪比一场小规模爆炸,但却未在受袭者身上留下除了箭孔之外的任何伤痕,Superman仰飞出去,在半空中勉强稳住身躯。几乎有些绚丽的光彩像茧一般包裹住Flash,在落地以前毫无痕迹的融入那具依然算不上健壮的身躯。


一道红色电光猛然闯入所有人的视线,无声抵达,目标明确,直接奔向自半空坠落的身影。


Thawne抓着青年的肩头将他软倒的身躯揽入怀中,那双棕绿色的眼睛就在他的注视下失去光彩,缓慢闭合,未知的魔法能量连最后一点儿都彻底消散进空气,凝结在周围的死寂被一声如同喝问的呼喊打碎。


“Flash!”


氪星统领者从被偷袭的意外中回过神来,他第一反应心念向替自己挡了一击的Flash,随后更多的、被背叛的怒火涌上心头,刀刃般的眉头锁紧,决然又冷酷的目光转向曾经的战友。身着黑甲的骑士伫立原处,他身侧除了那瓦舍瓦港口的残骸之外,还有发出这一击的Arrow,不知是在混战中溅了血还是受了伤,他墨绿色的绿林披肩背侧染出一片血斑,两只搭在弓弦上的手指和后背一起绷直,本能拉出的一箭向那个熟悉的暗金色身影射去,他看见Superman浮至半空,热能视线也在犹豫的一秒之后追向突然出现的外敌。


Reverse-Flash在一年后再次穿上战衣,这一次不为回归未来的策划,不为筹谋十五年的复仇,只是为了帮自己年轻的克星。他抬起手,闪电卷过凯拉夫面料,来势凌厉的飞箭被他稳稳握住,急速者相较时间的赛跑从来如此,Thawne甚至有空在箭头的爆弹炸开之前将它拆解,再稳住从他臂弯间下滑的Barry,当失去意识的超级英雄被安置到一处尚且平坦的地方之后,热能视线随后赶到,瞄准的正是Reverse-Flash消失的地方,在砖土上灼出一块焦黑。


这不是他所熟知的力量,也不是属于他的战争,他不能带走Flash,Eobard Thawne从黑暗中孤身而来而来,也只能这样离去。他的Barry Allen就躺在被战火肆虐过的土地上,鲜红色的战甲支撑那具年轻的躯体,从面具间透出的神情平静异常,如同陷入最甜美的梦境。


 -TBC-


【注21】Parademons类魔,是经由天启星科技所制造的生物兵器,是达克赛德专门为了征服各个世界所创造出的恶魔大军。

 


对,你们没看错,这是更新。

纪念四剧联动。对,我就要写外星人入侵,另外,缅怀被官方拆的cp,们,期盼被编剧神逆转打脸,尝试复键。

以防万一备注一下,不针对箭闪,真的不针对,Barrison之外剧里的箭闪我也挺喜欢的,但是绿箭那儿最吃的其实是钟箭,可能会藏点私货。

肯定有虫,明天抓,晚安zzzZZZ

评论(9)
热度(21)
  1. 沈岱川_SandersMercurius 转载了此文字
©Mercuri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