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curius

我永恒的灵魂,注视着你的心。

【Barrison】The Star 【05】

“从你和外星版Darth Sidious一起冲进联合国时,我就知道你陷入麻烦了。”Cisco把他的两只手从连帽衫的口袋里抽出来,翻转的手机屏幕在昏暗灯光中亮起:“嘿…不太妙啊,我的手机没信号了,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他小跑两步跟上Barry,一刻未停的继续自己的话:“我做了些讯号接收方面的调整,这意味着我哪怕在核爆中心或者地底也能收到TodayTix的 Email——”他抿了一下嘴巴,停下脚步转向眼前突然敞开的地底实验室,还有那个熟悉的身影。


“欢迎来到S.T.A.R. Labs 2.0。”Barry有些无奈的耸了一下肩膀,他让过身,看着操作台前的主控人转过椅子。


“你在和Dr. Evil合作!”Cisco几乎是把这句话吼出口的:“就算大都会被炸出了一个窟窿,我们也能找别的解决方法啊!”


“不,你们找不到。”Thawne的声音在他们身侧响起,他揭开护目镜,将电笔从防音爆的耳机上移开。


“嘿那是我做的耳麦!”Cisco一副被冒犯的表情:“你竟然让他调整你的制服,你疯了吗Barry!”他把视线移到支撑架上,不愉快表露的更明显了:“——这不是我做的家伙。”


“Mr. Allen现在面临不少宇宙任务,他的联盟资源共享里可以查阅一些氪星科技,我挑选出可取的部分重新改进了战衣。”这个地下空间远不如曾经的地方,在Cisco没来之前,Barry就免不了和Thawne在长期共处一室中的摩擦,现在多了一个人,当对方拿取东西时,场地看起来就更挤了。


Thawne依然是那副所有者的模样,他彬彬有礼的冲Cisco做了一个示意的手势:“劳驾?”于是他曾经的学徒只能乖乖向后退开一步: “制服,好极了,你们现在改叫战衣了,下一步是什么?高喊Unlimited Power?”


“所以你会留下吗?”Barry开口问道,他紧巴巴的舔了舔唇,习惯性的压低下巴,眉梢上扬出有些苦恼的弧度:“我需要你的帮助Cisco。”


“你知道的,伙计,无论你找我帮什么忙,回答都是没问题。”Cisco眼里透着深深的担忧:“可是Reverse-Flash?就算他没在另外一条时间线上捏爆我的心脏,他杀了你妈妈,让你父亲在监狱里呆了十五年的人,现在Henry换了一个个修道院准备再待上十五年,Eddie还在医院里躺着….”他飞快的细数道,Barry张开嘴巴又闭上,他从来不曾忘记这些,但就像Thawne说的,这已经不止是限于中城治安维护了,这是一场无人能幸免的灾难。


直面指责的罪魁祸首依然没透出半点忧虑,他把眼镜从鼻梁上摘下,竖起的手指在半空中点了一下,“你不需要原谅我,也不需要相信我,我让Barry找你是因为他需要你的帮助,”Cisco似乎想对这个因果关系表达些意见,但那双蓝眼睛转到他脸上时,年轻技术员只能吞掉余下的音节,他用胳膊肘戳了Barry一下,魂不守舍的后者把脑袋垂的更低了,这些小动作并未打断Thawne,他继续说完那句话:“是时候成熟点了,Cisco。”


Barry将自己的好哥们送出去时,他们在冷冰冰的废墟中告别,呛人的灰尘让Cisco有些过敏,他红着鼻子抱怨了一下这种伪装:“Batman就不会这样,对吧?我听说他住在一个古堡里。”


“抱歉,”Barry突然开口,太多的愧意让他看起来有些没精打采:“我不该把你拖进——”


“嘿?哥们!”Cisco猛地提高音量打断他:“Wells…我是说Thawne到底把你怎么了?我现在一点都不在乎他怎么复活了自己,更不会因为这些来怪你,我只想确定你一切都好。实话告诉你吧,那件事情之后,我一直在等你的短信。” 他扬高下巴,像一贯似的晃动那头偏长的黑发:“记得吗,你陪我看了五遍星际迷航2,每次到结局,我都会转身告诉你——”他在等Barry接上这句话,后者到底是扫去了眉眼间的失落,一抹笑容从他微微翘起的唇角绽开:“I have been and always shall be your friend. ”


“有什么比和自己曾经的轮椅老板,实际上是逆闪电的人,一起对抗发了疯的超人更酷呢。”Cisco最后说道,他抬手搭上Barry肩膀,给了自己的好哥们一个结实的拥抱:“你可是Flash!我最喜欢的超级英雄,没有之一。”

Barry折回地底工作间时,Thawne根本没有从原本的位置上移开,他仿佛从一开始就知道重聚Team Flash的结果。“所以接下来呢?等我联系上Caitlin,再用你这样那样的说法让她参与进来,重建一个比原本更秘密的小队,”Barry垂在身侧的手臂搭上桌沿,他靠近一步,心不在焉的打量对方手里的工作,微微上挑的眉梢看起来像一把小刀:“中城之外还有那么多需要解决的危机,你打算怎么办?”


“在当着联盟的面带走反抗军首领之后,你与你的氪星朋友之间难免会落下芥蒂,别反驳我,Mr. Allen,” Thawne止住Barry的插嘴,他将连续几条指令输入电脑,在读条窗口跳出时才侧过身:“你需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团队,在必要时提供给你更私人的援助。”


“你一直做着这些工作,为什么要把他们牵扯进来。”青年挺直后背,话语中透着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理直气壮:“你到底在算计些什么?”


“你,Barry Allen。” Thawne说道,那注视堪称真诚的从下方投过来,两道目光就在昔日的角度上交汇:“我要保证Flash的安全,直至他注定死亡的那一刻。”


他有所图谋,就如Barry所料一般,这反倒让人轻松不少,在必须权衡的利弊面前,感情倾向到底可以放之次位,毕竟,曾经的Harrison Wells是真正意义上的导师。他教会Barry奔跑,如何跑的更快,如何利用那丰富的知识和无尽的想象力来打击犯罪,所有这些都随了年轻人的英雄梦想,满足了他帮助别人的愿望。事到如今,Barry很难将Eobard Thawne与他所钦佩之人区分开,不止是因为他们长了一模一样的面孔,更是因为他的宿敌保持了自己伪装身份的习惯,帮助自己度过一个个难关,有意无意的,那些算不清的旧情就纠缠上来,熟悉的信赖感让Barry内疚不已,而多亏了这糟糕的时局,Batman招募了Selina【注19】,Arrow帮助了Harley,Flash当真与Reverse-Flash厮混到一起,也就没有多出乎意料之外了。


“Okay. ”Barry抿一下唇,看起来不再那么硬邦邦的了:“我会尽快和Caitlin联系,但我不确定她愿意回来,毕竟Ronnie…”他欲言又止,眼睛盯着Thawne推到他手边的盒子,在表露出疑惑之前,动了一下手指:“什么?”


“别担心,我说了,我会处理好这些问题,”那个男人把眼镜重新戴了回去,他眉毛轻快的挑高了一下:“打开它。”


这场面当真有些戏剧化了,Barry拿起铅灰色的四方铁盒,略显疑惑的揭开盖子,他知道Thawne在盯着自己,但依然没能克制住表情中细微的变化:“你——”那盒子中放了一枚金色的戒指。


还未出口的话语被人握上来的手止住,Barry没法纵容那双沾染过太多鲜血的手掌紧贴着自己,他振动手腕试图让自己挣脱出来,年长者反而将他抓的更紧了:“我在里面放了一套战衣,用的和我戒指一样的微缩技术。”他们相对而立,从脚下拖出的影子交叠在闪烁的仪器之间,Thawne的动作比平常强硬了更多,蔚蓝色的眼睛垂下片刻又抬起,他拿起呈现相反倾角的戒指,打磨圆滑的边缘泛出更显亮色的光,精致轮廓落入年轻Flash手中时,两名急速者的掌心与指尖有一个短暂的交触,这个赠与者的神情中瞧不出半点折辱的意味,反而带着一抹堪称柔和的笑意。


“好好使用,Barry。”


六英尺之下的地底实验室仿佛是Barry Allen为自己修建出的墓穴,这里不适合谈论英雄主义,也无关救赎或是希望,他与自己的宿敌同葬于此,如同耗尽心力的旅人。Barry最终将戒指锁在中指上时,就像在给自己套上一层枷锁,这个一直以来的守护者猛然意识到自己在与什么生气了,不是这个错误的时代,也不是无止境的斗争,而是期待。


“我要去参加Dick的葬礼,”Barry捏着外套停在跨出门的那一步,手指在粗厚布料间收紧时,戒指紧贴着皮肤的触感已经没有那么新鲜了,光与影的界限落在青年高瘦的身躯上,他无需转身也知道那人在看着自己,无论是Harrison Wells的影子,还是将之替代的Eobard Thawne本人,这些名字从来都施于谎言,基于信任:“保持联络。”


布鲁德海文已经连续下了一周的雨,空棺木由灵车载向墓地时,湿滑的街道让整个路途都变得艰难异常,天空灰蒙蒙的,雷电在更远处劈落下来,雨点砸落的声响几乎盖过牧师的悼词,所有纪念性的话语不及一句未说出口的告别,Batman没有露面,他待在蝙蝠洞里,或是别的什么无人打扰的地方,没人有权责怪他,他的亲生儿子杀了他最钟爱的孩子,他甚至没让夜翼的尸体在怀中冷下,那些对方听不见的告别又有什么意义呢,多少年过去,Bruce Wayne依然没能摆脱犯罪巷里的影子,痛苦的哭叫声来自孩童时的他,也来自于他逝去的儿子——Dick Grayson. 


他们以Dick Grayson之名将夜翼葬于新公墓,曾经的大都会中心,围绕星球日报的遗迹,安眠在丧生于灾难的不幸者之间。Damian没有参加葬礼,他用刺客联盟的方式把自己锁在训练室,不停制造出物体摔打与碰撞的声音,Victor是第一个过去安慰他的人,然后是Clark,Hal,包括Barry在内,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一个孩子,他无意重伤自己的兄长,这只会让这个年轻的Wayne更加不安,他的手染过如此之多的献血,也曾接受了自己为杀戮而生的命运,可这次不同。那场雨来的突然,染血的绷带一点点从指尖扯下,投影代替了落地窗外的星空,送别画面展现在年轻Robin的眼前。细雨浸入草地,宁静肃穆的气氛环绕着新竖起的墓碑。


“Here was burned Dick Grayson,the flying Grayson. 1990-2016”【注20】


他们究竟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TBC-

 


【注19】Catwoman猫女,原名Selina Kyle,DC漫画旗下超级反派、大盗、英雄。

【注20】大少年龄私设,老爷年龄按照本蝠算,大少小他18岁今年26。是私设,没有依据。


送了戒指,Barry脸上一个大写的服气。最近糖发的多,目测至少还能发两章糖,想想还有些小激动!

评论(18)
热度(24)
  1. 沈岱川_SandersMercurius 转载了此文字
    我已经看到了未来。
©Mercuri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