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curius

我永恒的灵魂,注视着你的心。

【Barrison】The Star 【04】尘埃、灰烬与死亡

“你看起来有些心烦意乱。”


一年前,Barry最后一次与Iris见面时,他们的对话以一个拥抱作为结束,后来Jitters被一场恐怖主义爆炸波及,那间作为Flash特饮发源地的咖啡馆化作难以修复的断壁残垣,在他们的城市英雄从混乱的外星战斗中赶回来时,火势已经延伸到了更远的街区。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寒冰队长带着他的无赖帮冲进其中,他们卷起狂风,降下暴雨,将冷冻光束扫向大火,在抢走一大批现金与珠宝的同时,也将其他损害降低到了最小。


中城日报的编辑部至今还保留有一面破损的外墙,与城市中央的纪念碑一样,提醒人们战争的无情与生命的逝去,Barry就站在萧条的街头向那灰蒙蒙的落地玻璃里看着,他试图从忙碌的身影中找到自己熟悉的那个,他想到自己第一次来报社接女孩回家,对方从成堆的稿件里抬起头,像是接受到一种本能的吸引,垂落的长发被手指别进耳后,她抬起头向自己所在的方向看了过来,马路上不息的车流仿佛在那一刻都停止了,然后她笑起来,瞬间的目光交汇,美好如同梦幻。


“Miss West被派往驻外任务,机票购买记录显示她上周抵达孟买。” Thawne说道,他正从不知道哪个角度欣赏Barry此刻的呆立,这让当事人相当不舒服,因为上一次Iris问了他同样的问题,而那时Barry正为秘密囚犯Reverse-Flash的越狱心慌不已。


“我一直想问,那次之后你去了哪里。”这句话的后半句响起时,Barry已经回到了他们的秘密基地中,他刚刚揭下面罩,坐在那个似乎已经被他贴上Allen所属的椅子里,他越过Thawne工作的侧颜看向屏幕,片刻的宁静,让总是皱着的眉头舒展了几分:“我是说,从这里离开之后。”Barry没有用越狱这个词,因为他猜想自己根本没能关住对方。


炽亮的顶灯让这个地底洞穴依然保持了某种科技圣所般的敞亮,这个英俊男人的轮廓被镀上了一层柔光,就如Barry第一次在科技杂志上看到他一样,伟大的人道主义科学家,勘破宇宙规律的天才,掌控未来之人,所有这些都不足以将其概括,Harrison Wells这个名字就代表了无所不能,而这个名字甚至不是他的。


“斯德哥尔摩,我去那里探望一个朋友。”Thawne没有从自己的工作中分出多少神,他用一种谈论度假的轻快语气回答道。


“Harrison Wells的朋友?”Barry追问。


“我的朋友。”他扭过头看向自己固执的学生,对方将棕绿色的眼睛瞪圆,一副时刻备战的姿态,Thawne的眉梢轻轻扬了一下:“如果我的另外一个名字让你感觉不适,你可以继续叫我Dr. Wells,Barry,我不介意。”Barry花费了两三秒去思考应对,但一如既往的,在他开口之前,通讯器不合时宜的响了起,给这次对话做了一个终止。


“Feilcity,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他和Thawne交换了一下眼神,发现后者已经在追踪信号点了。


“听到你的声音我简直太高兴啦Barry!要知道从那之后我们就没什么机会联络,当然不是我不想联系你,这几个月的网络信号比上世纪还要糟糕,你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遇到什么麻烦,Oliver不希望我在解决超级电脑,我是说你们的超级生化人形电脑之前暴露自己,但是他也很想你…”那个女孩说道,她语速飞快让Barry插不上话,直到一声来自于她那边的咳嗽声,将这些关切的叨念停止。“好了,Feilcity,”Arrow的声音从靠近话筒,系统定位搜索第三次跳出位置未知的警告:“我需要你的帮助,Flash。”变声器让那声音在压低时也没透露出多少恳求感来:“私人的。”


一条会面地址从远端服务器发送过来,Oliver的声音消失,Feilcity很快插上话:“顺带一说,你们搜不到我们的位置的,只是以防万一,所以你那边是谁?Cisco?他可进步太多了——虽然距离我还是差那么一点点。”她爽快的笑出声,带着一贯那种大呼小叫似的乐观语气:“我简直太想和你们这些家伙见上一面啦,等一切结束,我们一定要好好出去吃一顿。”


她说了很多,却没有说到会面的重点,所以当Barry赶到距离哥谭先锋桥一百米的停车场时,他看见载着Harley Quinn【注16】的OliverQueen,当即便将手指移上联盟通讯器的开关:“我不知道是这种私人请求,Arrow,”他看见阴影里的女人举起两只被铐住的手,摆动手指和自己打招呼,玩笑似的调调让Barry眉毛皱的更紧了:“嘿小红。”她不知道经历了什么,身上还穿着被捕之后的囚服,脸上怪异的涂妆淡了许多,略显浮夸的笑容依然刺眼:“不想念见到我吗?”


“拿着这个,Harley,”Oliver将一只钝头的箭递给她,在对方开始摆弄之前,一些能致人昏睡的药雾便从箭头的开口里喷了出来,Barry听见她嘟囔出半句疑似“Again?”的抱怨,然后倒向自己老朋友,后者将她接住,娴熟的塞进后座。


“给我一个理由,Oliver。”Barry即便带着面罩,那种担忧也已经写在脸上了。


“我要把她送去阿卡姆监狱,你总不希望再看一次Superman徒手掏心了吧?”他坐进驾驶位里,冲Barry示意了一下副座:“所以你来吗?”


“——ok, ”他的尾音还没彻底从唇间问出,急速的红影就已经钻进车里,安全带在Barry手下扣合,青年英雄歪了一下脑袋示意后座,他用一个可靠的笑容应上对方兜帽下泄露出的疑惑:“总得有人帮你看着她。”


夕阳在车窗外一点点沉入地平线,即便是超级跑车的速度,也远比不上疾驰中的感受,这感觉已经有些陌生了,Barry坐在这种交通工具里,看着风景倒退,他能意识到风的飞掠,却触碰不到它们。耳机里安静异常,让人很难不去好奇Thawne到底怎么在这些独处中消磨时光,显然此刻并不适合与对方闲聊,身边的Arrow也相当沉默,于是Barry忍不住打破了沉默:“说起来,Laurel怎么看这件事情?”


“她不知道,”Oliver没有把目光从前路上移开,只是很快的又补充了一句:“暂时。”


“我打赌Feilcity也不知道,”Barry把贴在防弹玻璃上的手掌垂回身侧,出于某种原因,他并没有去看对方:“别担心,我们会把她送到她该去的地方。”


“你比以前成熟多了,Barry。”Oliver最终开口时说道:“你第一次闯入奎恩企业的工厂时还是个编不好谎话的冒失鬼,这话是Diggle说的。男人嘴角的笑弧隐藏在淡金色的胡须间:“看看你现在,不止是跑的更快。”


“你最好要快些。”来自管道基地的声音从耳机中响起,安静许久的Thawne开口便送来了一条坏消息:“Superman准备清空阿卡姆监狱,他们已经在路上了,同样在那儿的还有你的另一些朋友…”


Barry Allen从来都不是一个相信命运的人,他年轻,并且对事事都充满希望,他会在喜欢的女孩面前结结巴巴,也会大声说话来表述自己的愿望,他愿意做出最大的努力去创造一切美好的事物,同样的动力也可以用来防止坏事发生。他是世界上跑的最快的人类,有一种先做在想的逻辑方式,所以,当Harrison Wells的声音在耳机那头叫出他的名字时,Barry已经接住从高空坠落的Batman,留下一道闪电尾迹,消失在哥谭的街巷深处。


“给我指条路。”Barry几乎是本能的嘟囔了一句。


“什么?”Bruce Wayne显然被昔日好友的那一下推撞伤到了脊骨,他没有关闭变音的嗓子透露出沙哑的嘶声,战衣上凹陷下去的盔甲几乎阻碍了呼吸的流畅,却没让黑暗骑士的警惕消失半点:“Flash,你在与谁对话?”他没有脱臼的那只手试图抓向Barry的耳机,却被直接架上了对方的肩膀。他们跑的更快了,这个不常来哥谭拜访的急速者显然有一位相当得力的搭档,在第十七次转弯之后,最近的蝙蝠翼投放点终于近在眼前。


半小时以前正义联盟再次会面,谈话结果不尽如意,他们在冲突中互相攻击了片刻。又为制服阿卡姆监狱的凶徒进行了短暂的合作,虽然火药味依然浓重,但一切都有好转,Arrow用一支爆炸箭救下了Cyborg,Diana用守护银镯帮Batman挡住杀人鳄的撕咬,Damian【注17】与Dick【注18】照例发生了几句争吵,随着格兰迪轰然倒地战斗宣告结束,世界最佳搭档相互相报以微笑,称赞对方干得漂亮,如同往常一样。直到一下无意却强力的攻击穿过逐渐消失的隔阂,毫无防备的身影倒地,鲜血蔓延开,在黑蓝色的制服下方汇集出猩红的河流,浸透碎石,刺入所有人眼中。


“对不起…”Barry听见颤抖的道歉声从身后传来,Robin呆立在原地,杀人利器的身份之下,那只是个受到惊吓的孩子:“对不起,我….”


“你做了什么!”Batman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他不需要神速力便能在第一时间感受到切实的痛苦。猝不及防的灾祸几乎将这个男人逼至崩溃的边缘,但真正将他推下去的,却是他的挚友。Superman最初只是出于担忧的好意,而劝阻变成为争吵,防卫变化作攻击,最终,热能视线让氪星人的眼睛泛出可怖的红光,当两个身影交叠着撞破墙体时,这件事情已经没法就此结束了,它变成为决裂的起点。


“冷静点!别做傻事。” Thawne的声音来的越及时,越会成为年轻Flash怒意的指向,“别告诉我该怎么做!我最不需要的就是你的建议!”Barry吼道,好像这一切也应当怪罪对方似的。


Thawne曾经向Barry指出过,Superman已经在一次以复仇为名的杀戮中丢失了自控,甚至丢失了对他人的信任。而年轻Flash只认为他在危言耸听,企图干扰自己的思考:“他是这个世界守护者。”


“不再是了。为了抵抗暴君,创造出一个与之抗衡的集权者,Kal-El已经将整个世界推向血腥的边界。”这份笃定让Barry更加不舒服了,因为每当Harrison Wells操控起这种口气时,他到最后总是对的。


“他是我的朋友,我相信他。”青年人的抱怨开始口不择言:“这让你嫉妒吗?Thawne?”话音未落之前就已经牵连出一阵下意识的尴尬,他自认为纠正掉的莽撞在自己的死敌面前暴露无遗,Barry不愿再去深想那些事,他有些不安的盯着Thawne,做好了以任务为由随时逃开的准备,或者发一通脾气,在丧命成为司空见惯之事的时代质问他当年的背叛,反正不能更糟糕了。


而对方只是不急不忙的转过身,将笑容从唇角绽开,他没有带眼镜,一双蓝眼睛中折映出极具透彻力的光:“不,Barry,我不嫉妒。”


所有心思都被这个男人看穿了,他命中注定的敌人才是那个最了解他的人,十五年的操控,无时无刻的监控,病态的羁绊已经在他们之间形成,连死亡都无法将其割裂。


Barry一度羡慕过Superman与Batman之间的情谊,他们全然不同却能互为补充,充当了正义联盟的灵魂与头脑,所以,当亲眼见证哥谭骑士与氪星之子对峙时,Barry抗拒了,他甚至没有注意到Clark在恢复理智的当即便扭过身让自己成为第一受力对象,他只看到难以修复的矛盾。本能促使Barry踏出第一步,将伤者带远离这糟糕的境地。


现在,没有奔跑,没有逃避,所有伤口都由那套价格高昂的蝙蝠战衣遮掩住,就像他的悲伤被浓郁的黑暗胁裹一样,Barry能闻到血腥,也能察觉出几近绝望的悲痛。


“好了Flash,可以了。”Batman将手掌按在武装腰带上,转变电磁信号的仪器打开,下一秒,耳机里的数条通讯线路便陷入寂静。他们坐在镶有铅层的密封空间里,面对面,与世隔绝。


 “我很抱歉…”Barry试图看清对方隐藏于阴影中的双眼,Batman在此刻像是一只真正的夜行生物,散发着冰冷与危险的气息,那双从不颤抖的手攥紧遥控杆,手套下的指头艰难的蜷曲起来,却没能按下任何启动的指令。


“我来迟了,”Barry懊恼的道歉,一次又一次,重复没能阻止悲剧时的自我责备:“我应该更快一些的。”


那疲惫的男人似乎是下定决心,又如同自言自语:“It's over.”


一种更为迫切的关切欲支撑着Barry继续开口,没有Thawne随时在耳边告诉他要做什么,战斗催生的肾上腺素成为引导,用于掩饰身份的面罩让他感觉呼吸困难,但更多的重负源于隐瞒,最终,属于Flash的面罩被摘下,那张年轻的脸坦诚在自己朋友面前:


“我很抱歉没能救下Nightwing.”


-TBC-

 


【注16】HarleyQuinn,原名Harleen Quinzel,DC漫画旗下超级反派、小丑的搭档、自杀小队核心成员。

【注17】Robin罗宾,此处特指Damian Wayne。是蝙蝠侠与刺客联盟首领忍者大师之女Talia al Ghul之子,后来成为蝙蝠侠的助手、第五代的罗宾。漫画与游戏不义联盟设定中,有些父子关系问题,失手误杀了Nightwing。

【注18】Nightwing夜翼,原名Richard John “Dick”Grayson。曾任第一代罗宾、参与创立少年泰坦、成为夜翼、加入正义联盟。能力师承蝙蝠侠。


...........这一章我真的三天前就写好了,一直在改,还是不太满意_(:з」∠)_。当然也有些拖延症的问题,就感觉不义比重太多,一些事件又不能避开,不知道如何调整。总之,后面尽量不耍流氓多写Barrison!毕竟背景只是为了让他们更好的搞在一起;)

PS:我其实喜欢不义原本的箭雀,可是闪电走了TV,绿箭也只能走TV了,暂时没想好怎么处理,先写着吧。

评论(15)
热度(24)
©Mercuri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