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curius

我永恒的灵魂,注视着你的心。

【Barrison】The Star 【03】

“你是怎么把这些监控布置上去的?”Barry抱着手臂站在Thawne身后,看着对方在分隔的监控屏幕间切换,整个城市的街巷多半都被显示出来,从交通信号灯的范围,到一些更为偏窄的地方,这有些类似于Cisco曾经的工作,但却比那涉及了更多的灰色地带。“我不是说方式,我是说,你的控制欲。”


“计划性,Mr. Allen,这就是我能让你及时赶到事发现场的原因。”男人转过椅子,看着青年用手指梳理那头被面罩压平的短发:“澳大利亚怎么样?”


“不太好,民众已经开始发起小规模的游行,”Barry拖过一只转椅,顿了半秒,将倒转的椅背转正坐了上去:“我不明白。”他将后背砸进靠背里,在贴身的牛仔裤里舒展自己的腿:“人们愿意接受正义联盟的保护,却不愿意接受我们的管理。”


“因为他不是他们中的一员,这不是一个地球名字,或者一个星球日报记者的双重身份就能解决的问题,更何况——”他将主屏上的窗口做了一个切换,直播新闻占据了整个屏幕,记者背后的海岸线被黑影覆盖,亚特兰蒂斯的大军就驻立于涌起的海浪之上。


“这是!?Arthur?!”刚卸下战衣的Flash从椅子里蹿起来,他身体前倾,两手撑住桌沿,像是想将那已经足够明显的情景看清似的:“他想要干什么?”


摇晃的镜头远远捕捉到那个亚马逊【注14】的身影,她的套索甩向昔日伙伴,在翻动的波涛将他们掩盖之前,捍卫者已经操控着六神之力向海洋军团飞驰而去,绿灯与鹰女左右相伴,焦距在混乱中被拉远,播报现场的记者试图做出些煽动性的解说,Barry一句都没有听进去,他眼里只有在捕鲸船和海王大军之间的队友。


一只手握上他的小臂,将Barry从震惊中拽回现实,把他已经抬起的、即将迈出的脚步生生止住。


那张属于Harrison Wells的面孔冷静的有些漠然:“来不及了,Barry。”


“我必须去!”青年的音量提高,他激动的瞪大眼睛:“那些都是我的朋友!”他飞快的挣动手臂,那虚影却没能在男人的掌下抽离出来,这无疑又对上了一件能激怒Barry的事情,高挑的眉峰在眉骨轮廓上皱紧:“放开我Thawne!这是正义联盟的事情,和你无关!”


“我会放你走,在你想清楚之后。”Thawne的目光隔着镜片与他交汇,这让Barry无意识的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对方也在同一时间松开了手指的钳制:“我建议现在联系另外一位朋友,解决一下你们——”他做了一个微妙的停顿,撤回的胳膊搭上椅子扶手:“正义联盟的事情。”


Barry用了零点零一秒对这个建议做出判定,他按下打开JLA的通讯频道时,新闻还在继续:“…Bats【注15】,你在线吗?”


安静停滞了两三秒,低哑的蝙蝠嗓才说出回应:“Flash,你看见新闻了。”


“是的,但——”一声尖叫从新闻画面中传出,巨大的章鱼触手破水而出,拍裂开船只甩向四周,Barry放慢的话语没能跟上这一幕:“我没看见——”余光中的Thawne将双手交握,打量过来,他意识到表情已经将自己出卖了。


“等等!”联络那头的人叫停了他的后半句:“Arthur!”他喊道:“听我说,他来了!”


这一幕远比刚才要骇人多了,红蓝交织的影子穿过巨型章鱼的触爪,用宇宙赐予的力量撕破它们,墨绿色的汁液随着海兽的断肢一起砸进水中,Superman缓缓降落下来,如同天神般无人可挡。


“你在干什么!”Barry听见无暇理会自己的Batman在频道中喊道:“别激怒他!”


但已经迟了。不到两次心跳的时间,画面便不在聚焦于这场战争的前线了,通讯器里传来一阵混乱的交流声,Thawne所设置的实时监控切换到各个电台,他们以不同的角度,在不同的地区,播出了近乎相似的画面——亚特兰蒂斯的军队逼入海岸线,手持武器的海洋子民履行了他们君王的命令。


Batman的声音几乎提升为整个频道里最为响亮的一个了,但他没能拦住任何一方,从两个固执的统治者在海洋中对峙开始,这事情就注定难以善终了。


“Go, Barry. ” Thawne做了一个无声的口型,一道卷起风的闪电便消失在原地。


杂乱的交谈声还在继续,Barry路过横穿中城的河道时有几秒的迟疑,他能看见原处的军队已经踏入河口,作为中城的守护者他应当停下,但他不能,另一重身份催促着他的脚步向更远处而去。


重叠着的仿佛无止境的轰响阻断了挑衅,绝望又讶异的怒吼,还有一些来自更遥远之处的尖叫混杂起来,比有所隔绝的音爆声更清晰的撞击耳鼓,他掐断了来自尖端实验室的信号,不安与忧虑催促着Barry越来越快,他听见世界最佳拍档的争执,好像他们在此事上的协议已经再难生效一般,两人的语气坚决的近乎仇敌。


“别这样…拜托…”Barry焦急的劝解被全然无视,Batman的声音因为Superman的一句命令而消失:“别这样,Clark. ”他做了最后一番努力,挨个叫着朋友们的名字,然后听见他们心不在焉的回答。


“…别担心Barry。”


“这在控制之中…”


“…会解决的。”


Barry闭上嘴巴,专注于前方的路,他路过烈日高悬的金门大桥,路过扎达尔的晚霞,在当到达阿尔及利亚海岸时,暖黄的光耀投射在海洋表面,浪涛已经平复,军队沉入水底,他看见海王半跪在一只蓝鲸身上,那可怜的家伙身上还带着一道巨大的撕裂性的伤口,他的主人低垂着脑袋,一头潮湿的金发还在滴着水。


“我已经对Diana说了所有想说的话了,”海洋领主打量了Barry一眼,语气缓和了几分,像是哀伤更像是失望:“这不是守护人类的方式,更不是执行正义的方式”


“抱歉Arthur….”他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


在Thawne问他,澳大利亚怎样时,Barry并没有想到与风景相关的事情,他在最南端停留了不到两个小时,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返回中城了。高举的标语似乎还在眼前晃动,“离开我们的星球!”那些人说,“你们不是我们的英雄!”火油浇出的巨大的S被点燃,烧出足够引出星球守护者的信号,曾经他们以这种方式来呼救,现在他们以同样的方式来自救。


“去跑跑步吧,Mr. Allen. ”


当他从堪培拉的前沿科学与基因测试实验室出来时,Thawne建议道,这一次,Barry甚至没有心情去反驳。他拒绝了Dr. Norris好意让他收下的照片,那上面除了印着Mitchell Davies与他的合影之外,还有自己曾经签下的那句话:


“Mitchell,Everybody can be the Hero! 


一年多以前,Flash还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作为城市偶像,在善于利用神速力抓捕坏人,也乐意借此卖弄,Barry从不拒绝签名请求,尤其当他发现,自己能在完成一次眨眼的间隙里签好两百张照片之后,他甚至会给人留下几句鼓励性的话语了。


那都是真诚且发自内心的祝福,就像他曾经和Cisco、Caitlin以及那位Dr.Wells说过的一样,是这些支持成就了他,他也愿意做出如此信赖的回馈,但最终Barry意识到,让他无法接受的并非是曾经天真的自己,而是那个自己所导致的当下。


“你没有必要太过自责,”Thawne很少用安慰的语气来对待他,他只是在正确又理性的阐述一件事实:“那是Galaxor(灿星侠)自己做出的选择,而捍卫总是有代价的。”


Barry知道对方从不看中那些代称游戏,尤其是这种注射些药剂,穿上一套装备,就以为自己能与钢铁之躯抗衡的小男孩:“你现在用不着顺着我的喜好。”他放缓语调,并且没再咬着牙念那个姓氏。


“事实上,Barry,” 稍快却平稳的心跳数据透过制服测控传至另外一片大洲,Thawne耐心的顿了一拍,没有遗漏Barry奔跑中拉长的呼吸声:“我尊重那些敢于选择的人,即便是愚蠢的。”


稀稀落落的低矮灌木挡不住眼光的刺眼,Barry踩着大洲边缘起步,越过林肯港直奔纳拉伯平原,他感觉干燥的石灰岩在脚下发烫,空气中混搅着鲜少人烟的荒凉,偶尔有澳洲鸵鸟和红袋鼠路径他的前方,都被一道闪电折痕规避了过去,红色的身影一刻未停,在泥黄色的断崖边缘飞掠出一抹金色的电花。


就像那个男孩的盔甲,灿亮如同星辰,当他下定决心站在曾经的偶像的对立面时,他是否想过失败会来的如此之快?Barry就在那儿,一动不动看着那男孩胸口发射出的明亮光束和他漂亮的金发一起黯淡下去,看着Clark和Diana将其制服,或者称之为单方面的击溃。Thawne没有在耳机那边说些稳住别动之类的话,Barry知道他能通过一些新闻现场看到这一切,但男人只是沉默不语,反倒是黑入通讯的Batman开口了,他试图帮助Flash想起这个男孩,或者想起曾经的正义联盟,他不知道,在救护车在眼前远去之时,Barry Allen正向懊恼的握紧拳头,企图向自己的死敌求助:“我没能救他,我没法救他。”


“你也没有参与攻击。”那句话透过Bruce Wayne未变声的劝解传入耳中,已经到达战争纪念馆门前的Barry停下脚步,颤抖的呼出一口气:“我只是看着,直到他倒下。”


EobardThawne 压下话筒,像近在耳边响起一般开口:“他明知自己会倒下。”


靴底扬起的灰土还未落下就被远抛于身后,明明所有坠落在重力面前都是等同的,但依然有些震彻天地,有些无足轻重,Barry重复着双腿的迈动,周围的一切都因为急速运动而变得模糊,缔造出强烈的不真实感,他的肢体舒展入风中,声音如同自言自语:


“….如果他后悔了呢?”


与Clark Kent不同,Barry Allen并未亲手终结自己的杀母仇人,Eddie Thawne,他身为普通人却勇敢异常的警探朋友,试图用自己的性命挽回大局,一发险些要了他命的子弹让来自未来的另一个Thawne在Barry面前化作破碎的虚影,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包括Barry在内,但他并未因此感到高兴,反而,一种绝望的空虚感逐渐将他绞紧。Eddie依靠机器与插管维持的生命迹象到底是稳定下来,但除了呼吸和心跳,他再没能睁开过眼睛。当某天夜晚,打扫完实验室的Barry看见那个邪恶闪电重新出现在眼前时,他的第一反应不是杀了对方,而是将人丢进了管道监狱。


“你在利用我填补自己的空虚,对吗,Barry?”站立在隔间中的Harrison Wells笑着,他没有穿制服,手指上却带着那枚属于逆闪电的戒指,他的交谈对象是个沉默的青年,有一张英俊却依然未脱稚气的脸,Barry Allen用那副忍受了莫大痛苦的表情凝聚了注视,却什么都没有做,什么都不肯说,于是Thawne继续享受自己的独幕:“我看见你将这里收拾的不错,每天都是。”


如果是一个月前,Barry会与他争辩,他会说出和曾经一样有力的质问,发泄同样坚决的憎恨,可他失去过了,他体会过这个男人消失在他面前,大仇得报的感觉了,他还体会了懊恼,失败,无能为力。在重建中城的无数个夜晚里,他一边奔跑,一边思考,他的道德底线不允许他忍让Reverse-Flash,可他的情感期待让他无时无刻不在联想到HarrisonWells,当对方说希望未来有自己参与时,说他满怀着爱与骄傲时,Barry知道他没有说谎,这个男人不屑于说谎。


这远比处理与Iris的关系难多了,无论是作为Barry Allen,还是作为Flash。当正义联盟将炼狱岛、管道监狱、阿卡姆等等划分成几个关押区之后,Barry不时会看着他的新同伴们将手染献血的坏家伙们押送过来,而仅有他自己知晓的罪恶就在藏匿那面灌铅的墙体背后,一场爆炸和更像不告而别的“越狱”并未改变什么,直至此时此刻。


Barry有些丧气的想着,自己不过是从那个在他面前毫无秘密的英雄男孩,变成了一个以他为秘密的有罪之人。


-TBC-

 


【注14】WonderWoman神奇女侠,原名Diana Prince,奥林匹斯众神之王宙斯和天堂岛亚马逊女王希波吕忒的私生女,拥有半神血统,作为只有女性的战斗民族亚马逊人的公主和王位继承人,参与创立正义联盟,能力包括远超人类的力量及各项体能、超音速飞行、战神神力等。

【注15】Batman蝙蝠侠,原名Bruce Wayne,韦恩集团董事,哥谭首富,参与创立正义联盟。能力包括精通世界各地所有流派的格斗术、侦查、追踪、制造各种高科技装备等。漫画与游戏不义联盟设定中,于Superman分道扬镳,带领反叛军暗中活动,阻止统治者计划。——但他还是希望大超能回头的,就像大超希望老爷能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一样。



小闪的速度按理来说应该走剧的设定,但考虑到一来战争催化技能升级,二来有博士悉♂心♂指♂导,暂时达不到漫画里一秒几圈,或者一秒一圈的状态,但也默认为,比第一部较快。

就设在6.7马赫吧,那就是8200.8km/h,赤道周长40075.7km,那绕赤道跑完一圈也只要4h48min,从北美洲中部到非洲北部,算他绕路过一下风景区,不走直线,这时间足够那边拎起来亚特兰蒂斯完成谈判了。这个我就粗略算了一下,有什么BUG欢迎指出_(:з)∠)_

以及,这篇其实主TV Flash主Barrison,不义只是背景,希望能被当做大灾难黑化AU的架空来看,不用看不义也能看懂就最好啦><。所以....如果正联人物看着不清晰,告诉我,我加备注,如果不义背景交代的不清晰,告诉我,我再改清楚些。

最后,我没想到又超字数了,似乎还完成了日更,这真的是意外爆发,不是常态。

写完就直接发了,肯定有错别字,睡醒再修,晚安zzzZZZ

评论(15)
热度(25)
©Mercurius | Powered by LOFTER